橘梨纱+ed2k

挑逗妈妈,身上的动作开始加大,每次都是几乎把小弟弟快抽出来的时候,再狠狠的捅到最深处,如此下来,饶是妈妈耐力再好,也忍不住发出声音。“小冤家啊 你慢点 "妈妈还是忍不住了,松开枕头对我道。但我根本就不听,依然在大力的抽送,妈妈见此,也只能咬住枕头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减到最小。我在后面不亦乐乎的抽送,没有多久,我们两人都生出了汗水,我亲吻妈妈的后背,香汗落入我口中,有些咸,但也很香。我的魔爪伸到前面,抓住了妈妈的大奶,狠狠的蹂躏起来,妈妈好像快到极限了,我感觉她的rou壁在不断伸缩,夹得我小弟弟异常舒服。而这么长时间的抽送,我也快到了极限,我抓着妈妈的美ru,喘气声愈发粗重。“妈,我快射了。”我压低声音,穿着粗气在妈妈耳边道。“小冤家 啊你弄进来吧,没关系的这话对我来说完全是最大的鼓舞,我加快抽插速度,妈妈咬着枕头发出淫荡的声响,当我达到极限的时候,我精门再也忍不住,身体颤,我感觉全身的精华好像全都泄了出来,一股脑注入妈妈的身体之中。妈妈的蜜洞也开始抽动,不断夹吸我的小弟弟,好像不把我榨干不罢休 样。几分钟后,我把小弟弟抽了出来,妈妈连忙弄了几张卫生纸,在自己的下面擦拭了好久。“你这个小冤家,这都是你的杰作。”妈妈把卫生纸上的液体放到我眼前晃了晃,一脸娇嗔的看着我。“嘿嘿,这不是妈妈让我弄进去的嘛,我这也是听妈妈的话。”我钻到妈妈的怀里,不断吸吮妈妈的ru头。“好了小冤家,以后日子还长呢,别把身体搞坏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妈妈轻轻推开我。“搞坏了就搞坏了,就妈妈的魅力,死在妈妈身上也值了。”我嘿嘿一笑,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离开了妈妈的床铺,回到了自己的铺上。我看了看其他人,他们还都在熟睡,并没有被我们的动作吵醒,如此我就放心了。闭上眼睛,回想到刚才的那一幕,眼前全都是妈妈充满诱惑的胴体,那是我最梦寐以求的身体,我的小弟弟这个时候竟然又跳动了一下,我连忙压制住内心的欲火,进入了梦乡。第二天,我醒过来后看了妈妈 眼,她早就醒了,她看了我 眼,并没有说什么,还是和往常一样的说话聊天,爸爸过来后,我眼神有些闪躲,但妈妈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无意的走到我跟前,还掐了我一下。“快到站了,小城收拾收拾,我们要下车了。”妈妈提醒我。我连忙收拾东西,跟着下了车,爸爸早就用手机叫好了车,两个小时候,我们就到家了。回到家里,妈妈以坐了 夜车为由,去洗了个澡,爸爸当然不会怀疑什么,但我却想起了昨天旖旎的画面。这个时候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甩掉脑海中的画面,拿起手机,竟然是我的高中同学。“诚哥,你回来了吗,今天我们几个要聚餐,你也过来吧。”电话中传来我高中死党孙小虎的声音。“行,你把地址发给我,我一会过去。”我想都没想,直接应了下来。又简单的扯了会淡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,很快那边的地址就发了过来。我收拾了一下,妈妈正好从浴室里出来,刚刚洗过澡,妈妈身上还带着热气,滑嫩的肌肤雪白凝霜,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,让人浮想联翩。“小城要出去吗?”妈妈看到我在收拾,连忙询问。“妈,我中午同学要聚餐,就不在家里吃了。”我知,会了一声。随后我逃一样的离开了家,有妈妈这个尤物在,我还真怕突然把控不住自己。第十五章万祥肥牛,这是虎子给我发来的信息,当时我也没问聚餐都有谁,过来后虎子已经在门口等我了。“诚哥你可终于来了,都等着你呢。”虎子一上来就给了我一个熊抱。在学校的时候,就我们几个闹得最欢,逃课、上网、调戏女同学,这些事情我们全都干过,算算日子,高考以后,我们已经有小半个月没见了,自然觉得很亲切。我和虎子勾肩搭背的进了门,远远的我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脸在冲我打招呼。徐坤,也是我高中死党之一, 般我和虎子都叫他坤子,和我们一起闹腾过来的。林佳佳,徐坤的准女朋友,虽然关系还没有挑明,但也是铁板钉钉上的事了,两个人在高中的时候就一直搞暧昧,想来修成正果也用不了多久了。吴晓娟,这个妮子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有点特殊,她很老实,也很单纯,很久之前我们甚至还总欺负她,但久而久之,她竟然也融入了我们这个圈子里,成为我们当中的一份子。“阿城,这么晚才来,酒杯放到在这里了,你看着办吧。”坤子上来就要给我个下马威,直接把酒杯倒满,放到我跟前。既然兄弟挑衅了,我当然也不能势弱,我直接拿起酒杯,一饮而尽,惹得他们兴奋鼓掌。吴晓娟看了看我,好像要劝我什么,但最后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上了菜后,酒过三巡,我们开始瞎扯淡, 晃这么长时间不见,自然有很多牛皮要吹,有很多闲话要聊,当然核心话题是躲不开什么未来前程,要具体做什么职业之类的。场聚会,我们足足吃到下午三四点,我们五人都喝了不少,徐坤和林佳佳更是要嚷嚷着开房,想要去大战一场,虎子酒量和我有一拼,还能站着回去。唯一的吴晓娟,本来酒量就不好,今天还喝了不少,现在走路都有些摇晃。我此时才发现今天吴晓娟的穿着十分亮眼,一 身米黄色低胸连衣裙,修长的大腿露出了一半,脚下踩着一双白色高跟鞋,不得不说,吴晓娟还是挺有料的。“阿城,我记得你和晓娟住的不远,要不你送她回家吧。”虎子对我道。我应了一声,搭着吴晓娟的手臂,打了辆车。“你们回去注意安全啊。"徐坤叮嘱了我一声。我把带着吴晓娟坐到车里,吴晓娟很自然的依偎在我怀里,口中还发出几声呢喃。路上,吴晓娟身上的体香直往我鼻孔中钻,面对如此尤物,我没法做到坐怀不乱的地步,少妇和少女,各有各的诱惑。如果把妈妈比作已经熟透的水蜜桃,那吴晓娟就是刚刚盛开的花蕾,还没有人采摘过,从我这个角度,透过吴晓娟的衣领,隐约可以看到她穿的白色内衣,胸前的一对白兔虽然没有妈妈那么丰满,但却胜在盈盈在握,在同龄人当中算十分有料了。经过十几分钟的煎熬,司机总算把我们送到目的地,我拖着吴小娟的手臂,往她所在的楼号走去。“晓娟,你家钥匙呢?”我询问吴晓娟。“咳咳在包里。”吴晓娟迷迷糊糊的对我道。我

85%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

相关文章 (标签)

相关文章(同类)

最新文章